竹————子!!

这里竹子,新人写手
主产阴阳师,王者和凹凸也会产一些_(:з」∠)_

一只私设睡衣鲁班和两个不记得人设的乔姐(大乔听了想打人)还有emmmm一个难看得要死的水彩鲁班大头,我不管,我就是要画水彩,我水彩最好看(mdzz)

国庆产粮

『我寮日常』

神乐视角
渣文笔
ooc满天飞
多cp

退坑五个月的第一篇文,开学才写文的也就只有我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我是神乐,没错,就是那个特别非的阴阳师。我拿着靠维护得到的一些蓝符和勾玉兴冲冲的就去抽符了,家里的小黑一脸“又要多一堆狗粮”得地看着我。什么?小黑竟然这么不相信我,我小神乐今天就要抽个躺赢花给你看!

      刚好十张蓝符,直接来个十连抽,出来吧!躺赢花!

       ……嘛嘛,50御札,不亏,不亏……嗯……还有五百勾玉emmm,拼一把。抽了五次黑符,也就只有一个sr。果然我还是偷渡不了。抽完之后我发现我好像完成了什么成就,我退出来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 我,神乐,中非,了。

     小黑牵白蛋们出去副本了。我拿着两千勾玉,什么也不想立刻换了两个符文礼包。我小神乐就不信了,我还抽不到个躺赢花。第一次十连抽只有一个sr,第二次……扎心的50御札。还剩两张……抽了第一张,小蝴蝶你别来了!
第二张……

    “这里也将变成彼岸花的海洋。”

     woccccccc,单抽出奇迹啊!我抱着花花,流下了欣慰的眼泪。彼岸花一脸嫌弃的看着我:“人类,你不想成为老娘的花泥就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  我让小花花在屋内等着,一蹦一跳地去找了小黑,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胖子。小黑拖着几颗满级的白蛋蛋,听着我吹了一路的花花终于回到了寮里。回到寮的小黑放下白蛋蛋看着我:“阿妈,你答应我的弟弟什么时候来?”   emmm“弟弟啊……”小黑看着我“算了。”嗯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带着小黑到了花花呆的屋里,看来花花和孩子们相处得很好呢,不过镰鼬似乎很害怕花花?小黑在屋内的一个角落闭上了眼,小睡了一会。小蝴蝶特意比了个“嘘——”的手势。我走进屋里的隔间,抱起了熟睡中的小家伙。走到小黑面前跪了下来,戳了戳他的鼻子,他睁开眼,“看看 这是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黑瞪大了眼睛,“弟弟……”“嘻嘻,弟弟帮你抽到了,花花的觉醒材料就拜托你咯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 ,我要先觉醒弟弟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要先反魂你。”脸上笑眯眯,心里mmp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在开学的时候才回来产粮的也就只有我了emmm
粮还是会更的 <(。_。)>

1分钟撸的鲁班大头,好难看 <(。_。)>
唉,会画画真好 (´ . .̫ . `)

最近不会产粮了,都取消fo吧

『凹凸世界』

啊。。。我们这里先定个小目标,
那就是:

睡!卡米尔!
睡!安迷修!
睡!雷狮!
睡!格瑞!
睡!假的螺丝!
睡!金!
睡!丹尼尔!
睡!神近耀!
还有鬼狐也要睡!

『阴阳师』几个致郁的脑洞

嘛,几个比较致郁的脑洞,注意避雷吧。。。。

姑姑每天辛辛苦苦带着孩子,
带完孩子心里都十分欢喜,
可是,最终却只能看着孩子喂给其他式神升级。


童男做为一个没有什么培养价值的式神,
能上斗技场着实让他开心,
可是 ,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被献祭的命运


前方画风突变注意!


别人的白狼玩的是航天导弹,
我们的白狼玩的是弓箭。


别人的茨木是一拳超人,
我们的茨木是一拳丢人。


大天狗的毛是从四次元空间来的,
怎么也掉不光。

『混更的^(●゚∀゚○)ノ』←被打死

凹凸学院的日常『二』

突然脑洞,突然写文,突然懵逼,突然不写,突然想写,突然有病。

注意:
ooc有,而且达摩式旋转爆炸上天。
cp多,注意避雷。
bug多,
私设凯莉生物系的

以上OK?

go^(●゚∀゚○)ノ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走廊上
红色液体流淌着
没有人说话
鸦雀无声
跪在红色液体中央的凯莉
黑色的发丝垂在胸前

“艹你他娘的的意大利炮!”凯莉突然开口,吓得金突然躲到格瑞的后面,“那个龟孙推的我!?啊?敢不敢站出来?老娘打不死你!”

走廊里没人说话,毕竟凯莉平时虽然待人很好,但如果谁惹到她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那个……呃……凯莉,能不能……”紫糖走上前去 ,似乎想阻止凯莉,可凯莉却毫不理会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

虽然凯莉只说了一个“啊”但眼神十分愤怒,紫糖只好往后退了退,金也吓得往后又缩了缩,对,没错,就是金推的凯莉。金在走廊上跑着,突然撞到了凯莉,凯莉手一滑,手上拿着的实验假血掉了下来,撒了一地。金也往后退了几步,正好撞到了格瑞。

看到金的动作,凯莉突然明白过来,朝金这边走来。格瑞一看到凯莉,就伸出手挡住金,并问:“你想干什么?你敢碰金试试?”凯莉原本只想问问金知不知道是谁,结果看到格瑞不由得说了一句话:

“妈的死gay!”




听说学校旁边的甜品店开张了,卡米尔第一时间赶到了甜品店。

甜品店外的装饰十分少女,粉红色的蝴蝶结说明了这是个比较少女的店,店内更是如此,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卡米尔。

店里有很多甜品,不然怎么叫甜品店呢?各种花哨的装饰衬托出蛋糕的美味,但卡米尔在意的不是装饰,而是蛋糕的味道,这可是很重要的。

卡米尔买了一份草莓慕斯蛋糕,因为已经很晚的原因回家了。

回到家时,雷狮并不在,他正打算打开蛋糕时,帕洛斯突然叫他出去。卡米尔很无奈但也跟他出去了。

就在他出去的这段时间,雷狮回来了。雷狮看到桌子上半开着的蛋糕盒,以为是卡米尔为他准备的 就吃掉了。卡米尔回来时,正好碰见雷狮在吃蛋糕。卡米尔走了上去,用手抹了雷狮嘴上的奶油,吃了下去。“卡……卡米尔……”雷狮很惊讶得看着卡米尔,脸色通红。

卡米尔舔了舔嘴唇,回味起味道

“好吃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 ,这篇超短,本来还有脑洞的,但是刚刚肝完阴阳师,肝痛。所以,下篇见!^(●゚∀゚○)ノ

@墨雨 你要的一起咯!